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

返回完整页面
地方志服务乡村振兴的调查研究
来源:自贡市地方志办类别:理论研究发布时间:2020-03-06阅读:

自贡市地方志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调研组

根据中央、省委、市委关于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部署要求和工作安排,自贡市地方志办主题教育调研组于2019101216日到自流井区、贡井区、大安区、沿滩区、荣县、富顺县,就机构改革后地方志机构设置、人员配备及地方志服务乡村振兴等情况开展调查研究。调研组采取集体座谈、听取汇报、现场走访、问卷调查等方式,深入区县镇村,与近50名党员干部和群众进行座谈交流,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情况。

总体上,全市各区县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地方志工作,大部分区县“一纳入八到位”贯彻落实较好。各区县地方志工作机构于2017年提前完成“两全目标”的法定任务后,持之以恒抓主业,力所能及地推进地方志资源二次开发利用。广大地方志干部弘扬“修志问道、直笔著史”的方志人精神,呈现出担当作为、干事创业的良好势头。同时我们也感到,各区县依然存在“小马拉大车”的现象,机构设置与人员配备参差不齐,对围绕党和政府中心工作提供资政、育人服务支撑不够,尤其在服务乡村振兴战略方面还存在差距。

 

一、近两年服务乡村振兴的主要做法和成效

201710月,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两年来,全市地方志工作机构积极落实十九大精神,充分发挥“一方之全史”的资源宝库作用,围绕乡村振兴战略主动开发地情资源,全方位实践探索地方志服务乡村振兴的有效途径,助推经济社会发展。

1、地方志+乡镇概览,为老百姓留存乡村记忆。201710月,自贡市地方志办合全市之力,与区县地方志办共同编纂《自贡乡镇(街道)概览》。该概览于20198月由开明出版社公开出版,约48万字,随文附图480余幅。全书收录自贡市6个区县及高新区管委会所辖原75个镇、21个乡、13个街道的相关资料,主要包括各乡镇(街道)的位置境域、名称由来、建置沿革、地形与气候、资源环境、人口与民族、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及产业发展、乡土文化、民俗文化等内容,为社会各界了解自贡乡镇(街道)的基本情况和区域特色提供详实的地情资料,在全市乡镇行政区划调整改革之前最大限度地保存了一份独具特色的文化资料,为子孙后代留下了大量风景名胜、古街古路、名人乡贤、民风民俗、村规民约、家风家训等珍贵记忆。

2、地方志+名人文化,提升古镇人文底蕴。着眼于狮市镇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的需要,自贡市地方志办牵头组织撰写《狮市古镇的名人轶事》。该文约5000字,主要结合旧志资源整理发掘出“蜀中文学八大家”之一的陈崇哲及其子陈嘉诵、深受郭沫若表扬的爱国人士王本一、“富顺豆花”制作大师刘锡禄、矿冶专家伍劭、当代诗人王端诚、中国摄影最高奖“金像奖”得主程玉杨等一批古镇名人,同时对苗仙湖边的苗道人传说也针对性地开展了旧志溯源,给古镇的“地灵”作了最好的诠释。该文以“封面故事”在《巴蜀史志》刊登后,《自贡日报》、自贡地方志网、《华西都市报》等媒体先后转载。狮市镇党委、政府领导高度重视此文的文化扩散效应,专门安排购买刊发此文的《巴蜀史志》,广泛用于名镇申报、古镇规划、招商引资、景区创建等活动,在服务该镇经济社会发展和对外交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3、地方志+以史育人,激发乡村文化自信。自流井区地方志办先后编纂全市首部村志——《仲权镇竹元村志》、首部区县地名志——《自流井区地名志》,在资料选择、文字运用上力求突出乡村特色和地名特点,为群众提供了充满乡土气息的通俗读物。贡井区地方志办发挥方志队伍懂地情、知党史、资料多、文献齐的优势,助力打造爱党、爱国、爱家“三爱”教育基地,即贡井党史长廊、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家在贡井”乡愁记忆,并经常深入乡镇街道、村组社区及中小学校等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巡展和赠送《贡井年鉴》《贡井镇乡街道概览》等书籍,积极培育地方历史记忆。沿滩区地方志办发掘史料,配合区纪委监委建设全市首个家风馆——仙市镇陈家祠堂家风馆,参与配合完成全区首个村史馆——沿滩镇詹井村史馆的建设工作。

4、地方志+文旅融合,助力乡村彰显发展潜力。大安区地方志办充分利用《大安区志》《大安经典史话》等史料,挖掘文物、史事、遗迹、传说、民俗、特产、人物、“非遗”等内容,编修文史文献,并将其融入现有旅游资源,为区内旅游商品生产、餐饮住宿服务等提供史料,让区内旅游景区景点、商品和服务蕴含历史文化元素。如将“盐场巧匠颜蕴山”简介陈列于三多寨景区,将“李永和牛佛渡称帝”史事置于牛佛天后宫,将“宋氏三姐妹观井”史事简述于吉成井等。荣县地方志办依据历代地方志记载,编纂《荣县通志》,为“千年古县”等项目申报、旅游规划建设、品牌打造、宣传推介等提供依据,同时为乡村“留文”“留魂”“留旧”,助力乡村旅游加快发展。

5、地方志+脱贫攻坚,帮扶建设有温度的文化村落。狮市镇马安村是省定贫困村,该村作为全市创新突破的试点村、示范引领的重点村,坚持脱贫摘帽与全面发展并重,主要围绕业态、居态、文态、生态“四态相融”,创新推进脱贫奔康。富顺县地方志办作为该村的定点帮扶单位,除了落实专人对接联系帮扶工作,还在走访调研的基础上,结合《富顺县志》《狮市镇志》和村情村史等历史资源,创造性地从“文态”的角度提炼出孝道文化、耕读文化、知青文化等文化理念。根据这些理念,县地方志办先后协助该村挖掘整理马氏家族孝道传承故事,创办“耕读”书屋,建设以知青文化、中国军人照片、中国交通票证和酱醋商标为主题的陈列馆,用古驿文化和村落文化全新塑造马安精神,营造出了具有浓厚乡情的文化氛围。同时,县地方志办还积极为马安村党员教育中心展厅布置撰写文案,协助建立乡村振兴学院、农民夜校等培训机构,把扶贫与“扶志”“扶智”有机结合,以人才振兴推动产业发展和美丽新村建设。

6、地方志+产品宣传,助力乡村增强发展实力。产业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支撑,特色产品是产业发展的动力源泉。2018年,全市各区县地方志办服务地理标志产品宣传,结合地方志记载先后编写了自贡火边子牛肉、自贡冷吃兔、自流井精制盐、五宝花生、贡井龙都早香柚、团结镇生姜、太源井晒醋、新桥枇杷、荣县油茶、富顺豆花蘸水、富顺香辣酱、富顺再生稻等12个地方特色产品的相关资料,从产品特点,种植、养殖或生产历史、文化内涵、土壤及气候条件、产地(保护)范围、销售状况与经济效益等多方面进行挖掘整理,推送至多种媒体宣传发布,助力品牌推广和乡村产业发展。

7、地方志+资政辅治,为乡村治理提供决策参考。我国历来都有盛世修志、存史资政的传统,地方志被看成是“资政”“辅治”之书,即所谓“治天下者以史为鉴,治郡国者以志为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曾把地方志誉为“当代资政辅治之参考,后世堪存堪鉴之记述”。近年,有的区县依托自身优势,充分利用地方志资源,深入挖掘和拓展乡村文化的内涵和外延,推出了可资借鉴的资政报告,如自流井区地方志办通过调查研究,形成《浅析自贡特色小镇发展现状与潜力——以仲权彩灯小镇为例》,成为仲权镇编制规划和建设彩灯小镇的文案参考;又如富顺县志办为撤县设市、乡镇村行政区划调整等提供《建置沿革报告》《撤县设市对建置沿革影响应对措施》等报告、资料,并参与邓井关街道取名的相关论证等,使地方志文化成为出谋划策的有力助手。

二、当前服务乡村振兴存在的问题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各级党委、政府的中心大局。地方志机构作为政府的工作部门,必须紧紧围绕乡村振兴战略部署,主动作为,勇于作为,充分发挥地方志“资政、育人”功能,承担起地方志传承文明、记录历史,弘扬文化、服务社会,借史鉴今、启迪后人的光荣使命。调研组发现,尽管全市地方志机构服务乡村振兴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1、对地方志服务乡村振兴的认识还未完全到位。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规定“地方志工作应当为地方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服务”,指出了地方志工作的价值所在。《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也提出“坚持修志为用”的基本原则,强调要“发挥地方志资源优势,全面提升开发利用水平;拓宽用志领域,提升服务大局能力,为党政机关、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服务”。部分干部甚至区县分管领导仍有“一本书主义”,没有从志、鉴、库、馆、网、用、会、刊、研、史“十业”并举的高度思考问题,习惯修志编鉴而忽视“修志为用”,把“资政、育人”与“存史”分割开来,对地方志服务乡村振兴缺乏深层次思考,主动服务的意识不强。有的干部甚至缺乏拼劲、闯劲和进取心,存在得过且过、安于现状的现象。

2、机构设置与人员配备不适应服务乡村振兴的需要。目前,全市6个区县地方志工作机构都属于参公管理的事业单位,但其设置情况不尽相同。其中,自流井区、富顺县、荣县单独设立,大安区、沿滩区由区政府办代管,贡井区地方志办由区档案馆代为行使职能。三种情形中,由区政府办代管的运作方式最为有效,可为业务开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从编制的情况看,全市多数区县地方志办编制核定数偏少,平均2.5个(贡井区编制尚未明确),且缺编现象较为突出。6个区县的在编人员共13人,其中,30岁以下的占23.1%3039岁占7.7%4049岁占30.8%5060岁占38.5%,高龄化明显。另外,全市缺乏方志学、历史学或相关专业的专门人才,绝大多数干部或是“半路出家”,或由其他部门转任,或从基层单位调入,边学边干,不具有相关理论功底。就连占比相对较大的本科学历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工作以后通过在职学习完成的,且理工类居多,与地方志工作所要求的文史类专业极不相符。由于人少事多,抽调专职业务人员兼职行政工作的也不在少数,导致用于地方志业务工作的时间和精力严重分散。由此可见,无论是机构设置还是人员结构都成为困扰地方志服务乡村振兴重要因素。正因为这样,各区县地方志部门采取外聘方式弥补人员不足(仅富顺县未外聘),共聘用人员12人,与在编人员数接近。

3、服务乡村振兴创新不足,针对性措施有待加强。长期以来,注重志书和年鉴编纂是地方志工作机构的惯性思维,赠送大部头书籍成为修志为用的传统路径,忽视对志、鉴的二次开发利用。尤其在服务乡村振兴上一知半解,苦于不知从何下手,呈现老办法用不上、新办法不会用的现象,跟不上新时代的发展步伐。个别干部为民意识、为民情怀不够,群众观念、群众感情不深,对地方志服务乡村振兴的理解还停留在表面,没有往深层次思考,疲于应付工作布置,真正管用的实招不多。

三、有效服务乡村振兴的对策建议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地方志工作,中央主要领导多次就地方志工作作出重要指示、重要批示和发表重要讲话,地方志事业不断进入国家的顶层设计,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近两年,中央、省委、市委就乡村振兴发出一系列文件,地方志部门在服务乡村振兴中大有可为。

1、增强地方志服务乡村振兴的行动自觉。全市各区县地方志部门要提高认识,把服务乡村振兴作为地方志服务中心工作的有效途径。要充分利用丰富的历史信息和地情文化,发挥自身的资源优势和编纂优势,科学把握地域特色、民俗风情、文化传承和历史脉络,站在“资政”“育人”的角度谋划工作,因地制宜、因村施策,在实践中探索创新,切实发挥地方志在助力乡村振兴中的文化铸魂作用。

2、做好方志服务乡村振兴的体制机制保障。尤其应在机构设置、人员编制等核心问题上理顺关系、统一规范,建立地方志工作长效机制,真正实现“一纳入、八到位”,确保地方志部门由单纯的修志编鉴转变到依法治志、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轨道上来。在此基础上要拓宽人才视野,组建一支年龄结构合理、有一定专业基础、熟悉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热爱史志工作且有较强文字功底的地方志业务工作队伍。同时,应坚持专兼职结合的思路,广泛吸收包括专家、学者等在内的各方面人才优化队伍建设,以适应新形势下地方志服务乡村振兴的需要。在组织形式上,直接聘用以弥补人员不足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但从建立长效机制的角度思考,则需要建立更多的交流载体和活动平台,比如建立专家库、人才交流群等,在加强日常联系的基础上推动地情资源的开发利用,为乡村振兴储备更多的社会力量。

3、综合施策为乡村振兴贡献历史智慧。一是保存乡村文脉。乡村是中华文明的根脉所系,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需要传承和守护中华文化之根,这对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历史意义。地方志部门要收集整理文物古迹、文化村落、古旧建筑、传统农具、灌溉工程等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研究整理乡村传统文化,开展镇村史志和地情书籍编纂,参与乡情馆、村史馆、乡村博物馆等建设,助力“历史文化名镇名村”申报,留存乡村记忆,推动乡土文化传承。二是弘扬文明乡风。乡村是传统文化的总源头、农耕文明的载体,文化振兴是乡村振兴的应有之义。地方志部门要大力弘扬地方志承载的孝德文化、感恩文化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提炼文化主题,讲好乡村故事,主动为乡镇街道、社区大院、农家书屋等赠送地情资料,增强地情文化宣传普及教育力度。要注重村规民约、乡贤文化、家风家训的挖掘提升,培育并激发新型农民建设美丽家园的内生动力,激活乡村文化生态。三是助力乡村经济发展。俗话说,经济发展,文化为魂。地方志部门要充分利用旧志古籍、地方历史等地情资源,深入挖掘历史文化、红色文化、家风文化、宗祠文化、农耕文化等特色资源,助力地方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积极为原产地标识认证、地理标志产品认证、名优土特产品牌塑造等提供佐证服务,助力地方品牌创建行动。围绕乡村节庆、民俗活动、田园综合体等内容挖掘文化内涵,延伸农业产业链,支持农旅融合成为乡村振兴的新业态。要特别注意把乡村振兴与当前的脱贫攻坚任务相结合,让乡村振兴成为脱贫攻坚的延续和提升。

乡村振兴需要文化振兴,需要大力弘扬地方志承载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新时代,地方志机构作为政府的工作部门,更需要地方志工作者坚定方志文化自信,以方志人的责任与担当主动融入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在服务乡村振兴中发挥地方志的独特优势,以实实在在的措施和工作助推乡村文化振兴,让乡村富起来、美起来。

备注①“一纳入八到位”:20144月,刘延东副总理在与第五次全国地方志工作会议部分代表座谈时提出,即把地方志工作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各级政府工作任务之中,做到认识到位、领导到位、机构到位、编制到位、经费到位、设施到位、规划到位、工作到位。20158月,“一纳入八到位”列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

备注②“两全目标”:到2020年,全面完成第二轮修志规划任务,实现省、市、县三级综合年鉴全覆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