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情开发 地情开发

返回完整页面
千年荣县之典故篇(三)二刘大战在荣县
来源:自贡市地方志办类别:地情开发发布时间:2018-05-18阅读:

民国时期,四川大小军阀据地为雄,为争夺地盘发生大小混战数百次。特别是1932年冬至1933年夏的“二刘”(刘湘、刘文辉)大战,其规模之大,投入兵力之多是前所未有的。其间,双方在荣县境内鏖战长达5个星期之久,战火覆盖荣境五分之四,造成荣县“民生憔悴,庐里为墟”。

大战发生的主要原因

一、宗族关系破裂

刘文辉与刘湘为嫡堂叔侄,各拥重兵十万余人。刘湘毕业于陆军速成学校,后为川军“速成系”首领。刘文辉毕业于保定军校,初任刘存厚军部参谋,不得志。其时刘湘巳任旅长,旋升师长,地位高。有意提携刘文辉,介绍刘文辉到川军笫八师当营长,不久升团长。随后刘湘任川军总司令,让刘文辉脱离八师移驻宜宾,升他为第一混成旅长。一年后,刘文辉升任笫九师师长,借机扩占川南很多地盘。由于得刘湘很多好处,这一时期,叔侄俩相互合作利用,扩张地盘。到1926年左右,刘文辉由一个师扩编为三、四个师,升为军务帮办。1926年北伐时,川军各部接受国民革命军改编,刘湘部易帜为国民革命军第21军,刘文辉部为24军,几乎与刘湘齐驱。此时刘湘拥川东,刘文辉据川南,二刘尚能合作。

川军接受国民革命军改编后, 为达到拥蒋统川目的,1927年,刘湘拥护蒋介石进行“反共清党”,并先于蒋在重庆发动“三三一”反革命政变,由此与蒋关系更为密切。于是,刘湘倚仗手中十万兵力,凭借重庆、奉节及下川东20余县有利地势和对长江出入口的控制,企图统一全川。另一方面,刘文辉势力也进一步发展。1929年,刘文辉防区除西康10余县外,还据上、下川南和上川东及成都附近等地60余县,部队发展到10万以上。刘文辉也有统一四川图谋,于是加紧调训军官和网罗政界人士、社会名流。刘文辉还采取威诱、蚕食、分化手段,试图先解决28军邓锡侯、29军田颂尧,再兼并刘湘。

刘文辉的作为,自然令刘湘不满。加之“中原大战”时,刘文辉曾联合邓、田发反蒋通电,因事先未晓谕刘湘,此举既令刘湘疑惧,更得罪了蒋介石。所以,刘文辉所需钢材,刘湘不准通过重庆。刘文辉购买飞机大炮,遭到国民政府和刘湘没收。甚连刘文辉的交通电信器材也不许入口。而刘文辉为分化刘湘势力,试图以金钱收买刘湘所部。范绍增得刘文辉40万元后,立即向刘湘报告;蓝文彬得款密而不宣,遭刘湘逮捕。刘文辉所部张志和、陈鸣谦等也曾被刘湘试图用金钱收买。更有甚者,刘文辉之兄刘文彩曾派人到渝行刺刘湘。二刘之间宗族关系破裂,是大战发生的主因之一。

二、军阀派系分化

川军派系帮口很多,但主要有以刘湘、杨森等为首的“速成系”和以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等为首的“保定系”。在“二刘”互相利用时期,刘文辉挟“保定系”以威胁“速成系”。刘湘清楚,如果省内“保定系”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联为一气,加上与省外的“保定系”联手,自己与杨森(20军军长,驻广安,兵力约2万人) 合作也抵挡不住。更别说与杨森虽同为“速成系”,但因互争雄长,夙怨甚深(“二刘”曾于1928年合力击败杨森,使其从下川东退驻广安、渠县)。因而,不能不对刘文辉让步。于是刘湘向蒋介石推荐刘文辉为四川省主席。但刘文辉不甘心当空头主席,一方面要挟刘湘做更大让步, 另一方面又利用“二刘”合作威势压同为“保定系”的邓、田。 邓、田虚与委蛇,刘文辉便使出对付刘湘的手段, 以金钱贿买邓、田部下。结果邓部李家钰、罗泽洲离邓独立。1931年秋,刘湘出兵压迫驻合川的邓部,邓求助刘文辉,刘文辉反将邓部陈书农师收编,于是邓决意投靠刘湘攻打刘文辉。田颂尧部王思忠则在刘文辉金钱贿买下离田归刘,“保定系”四分五裂。

刘湘对刘文辉让步,并非情愿,见“保定系”破裂,便主动拉拢邓、田。田与刘湘一拍即合,双方在渝合谋攻打刘文辉,拟订统一整理军民各政纲领及设立战地委员会组织等方案,并征求邓锡侯意见。由于邓也决意投靠刘湘,对方案表示同意。刘文辉得到情报,一面调集部队,一面致电拥护刘湘,以挽转危局。刘湘决心已下,对刘文辉只字未复。“保定系”分化,是大战发生的又一主因。

二刘大战在荣县始末

193210月上旬,24军刘文辉部与29军田颂尧部在成都东北门之间和西北门之间激战。田退入成都与刘文辉相持。史称“省门之战”。

21军刘湘趁刘文辉、田颂尧相持之机,出兵攻打刘文辉。刘湘任命唐式遵为东路总指挥,潘文华为南路总指挥,范绍增为西路总指挥,王赞绪为北路总指挥。从川东一路杀奔川西南而来。刘湘之南路总指挥潘文华率部于1027占领永川,112入荣昌,4日入隆昌,然后由隆昌赴富顺、自贡。东路总指挥唐式遵率部由重庆经壁山,入铜梁占大足,再经隆昌、富顺入自贡。进攻泸州的郭勋祺旅于11月下旬在富顺、泸州之间将刘文辉增援部队击退,并收编了刘文辉泸州及永川守将,旋即到达自贡。西路总指挥范绍增和北路总指挥王赞绪所部也于11月下旬到达资中、内江。刘湘在内江部署作战。决定东路唐式遵布置在自流井、荣县、威远一线,南路潘文华部布置在富顺、宜宾一线,西路范绍增部和北路王缵绪部布置在资中、内江一线。计划由东路唐式遵指挥部队进攻仁寿,横趋乐山、眉山,南路潘文华率部从荣县攻击乐山,与郫县、广汉、新都一带的邓锡侯28军和绵阳、德阳、三台、新都一带的田颂尧29军夹击刘文辉主力。刘湘到自贡督师作战。

 为全力对付刘湘,刘文辉于10月下旬迅速结束“省门之战”。11月,刘文辉将军部设于眉山,召开师、旅长会议,部署迎击刘湘方案。任命夏首勋为笫一路总指挥,张清平为笫二路总指挥,林云根为笫三路总指挥,陈鸿文为笫四路总指挥。冷寅东为第一预备总指挥,唐英为笫二预备总指挥。把主力由宜宾、内江、资中一线撤至乐山、井研、仁寿、威远、荣县一线,以荣、威为重点。

12月上旬,刘湘命潘文华指挥所部由荣县朝乐山进攻,唐式遵指挥所部朝仁寿进攻。为加强潘文华进攻力量,刘湘把炮兵部队调到荣县。潘文华率五旅之众,以郭勋祺为前锋,于4日进至宝马场、三江镇、马踏井、笋子山一带,与刘文辉24军夏首勋部展开激战,大战正式打响。双方激战5日,胜负不分。潘文华亲自指挥廖泽、陈兰亭等部在荣县文昌宫、赖河坝、双古坟一线受到刘文辉一路总指挥夏首勋所部猛烈攻击,向镇子场方向撤退。廖泽向潘文华告急,潘文华命令不许后退,如后退提头相见,并督所部蒋尚朴旅三千余人拼命冲杀,才稳住了阵脚。经此一战,刘湘认为潘文华孤军深入,有被围歼的危险,决定转攻为守,下令潘部退守荣县长山桥啸天岭,扼守荣县西南的老林口、老君台、杜家井、文昌宫一带。接着,又令退守白石沟(白石铺)。由于白石沟地形狭小,无险可守,潘文华又命各部回师老君台。此时,刘文辉所部冷寅东、陈鸿文两路反攻荣县、威远,在荣县老林口、杜家井、文昌宫等地与刘湘所部激战,致刘湘所部伤亡较大。冷寅东率师抢在潘文华回师老君台之前,占据了观音岩、老君台。潘文华为争夺老君台,命所部两个团向冷寅东所部猛攻,伤亡惨重,又调两个团增援,仍未得手,接着又增派一个团参战,亦未如愿。最后又飞调两个团驰援。如此反复冲杀,傍晚才将冷寅东部局部击退,但老君台仍为冷军所据守。双方为争夺老君台鏖战5日,其间,潘文华动用炮兵部队,配合步兵向老君台发起无数次猛攻,始终不能奏效。据当时目击者说:“老君台仅有铺房数十间,此次全为炮火所毁。”潘文华部被打得七零八落,又退至五里墩、白石沟一带。刘湘急调王缵绪、范绍增两师增援。途中遭刘文辉所部阻击受挫,退至威远及荣县双古坟。老君台之战,刘湘部队武器较为精良,而刘文辉部队则士气较旺,双方投入战斗兵力均在三万以上,而双方战死多达3000余人。故老君台一线战事之惨烈,为四川军阀历年内战所未有。

由于当时参加刘湘方面作战的邓、田等部,持伺机才动、“坐收渔利”的态度而按兵不动。刘湘苦无增援,除以共同利害关系电促邓、田等迅速出兵,合力进攻刘文辉部以竟全功外,只好令后方在重庆附近构筑防御工事,以预防万一。而刘文辉则准备在荣县附近将刘湘主力击溃后,由夏首勋所指挥之部队从荣县、威远乘胜向东追击,冷寅东指挥的部队乘胜由自贡直捣富顺、泸州。

布置已定,出动前,冷寅东突然接到刘文辉从眉山打来电话,说战事已不能再继续进行。原因是24军所部陈鸣谦旅在资中被刘湘收编,田颂尧所部董长安师和邓锡侯所部黄隐师已率兵10团到达仁寿县籍田铺,准备袭击24军,同时杨森、李家钰等部也参加战事打击24军。形势对24军极为不利,刘文辉命令冷寅东就近与刘湘协商停战事宜。冷即写信送刘湘前敌总指挥潘文华,请转报刘湘。刘湘正在焦灼之际,接报当即赞同。并嘱潘就近与冷协商如何结束战事之善后办法。

当双方停止战事、正在磋商战后办法时,刘文辉暗施诡计,一面搞和谈,一面命署王元虎、王治人两旅7个团到威远、荣县,从刘湘所部后方发起突袭,但此部署未通知24军前线指挥夏首勋和冷寅东。当王元虎、王治人率部由仁寿松峰场绕道井研山区,经荣县墨林等地到达预定地点时,20日,冷寅东向刘文辉请示“二王”下一步行动部署,正值刘文辉和军部电台人员外出。由于双方已商定停战,冷寅东只好令王元虎等退出荣县战斗,从而失去战机。

1221,双方在荣县老君台签定停战协约:刘湘前线部队移驻荣县白石沟、老林口、文昌宫一线;刘文辉前线部队移驻乐山、井研一线。刘文辉所部今后仍就现在防地驻屯,军部仍回驻成都。

二刘大战给荣县人民造成的损失

1993年新编《荣县志》记载:“二刘在荣境大战,双方参战军队在10万以上,死伤3万左右,时间长达5个星期,战地长200余里,宽100余里,占荣县全境五分之四。战后,荣县赈灾委员会调查统计,50万元以上,死亡百姓2000人左右,被拉夫和避兵灾逃亡未归的数千人”。

曾昭祿

(荣县地方志办公室供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