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情开发 地情开发

返回完整页面
千年荣县之沿革篇(三)冶官县名和治地变迁考记
来源:自贡市地方志办类别:地情开发发布时间:2017-12-21阅读:

冶官县是唐宋时期荣州所辖之县,其设县沿革与治地是长期困扰荣县历史研究者乃至全川全国历史研究者的一大难题。郭声波著《中国行政区划通史•唐代卷》对荣州辖县进行了推定,四川任乃强编《四川州县建置沿革图说》列专文对冶官县作出了治地迁移的推定。从晋代至清代古籍中由于记载较少、资料缺失,有许多模糊不清之处。1993年版《荣县志》对沿革作了一系列考证,但未注明出处,以致荣县的沿革难以令人信服,众说纷纭。下面就结合古籍研究作一探讨。

四川著名学者任乃强、任新建著《四川州县建置沿革图说》附专文“冶官、咨官、资官三县的沿革和境域、位置考”,提出了冶官县治地在铁山山脉不断迁移的推定,认为其治地先后为仁寿汪家场、荣县余家场、来牟铺、正紫、井研金石井等地。民国《荣县志》认定冶官、咨官、资官县治在来牟。1990年版《仁寿县志》记为冶官县在仁寿汪家场,1991年版《犍为县志》记为冶官县在金石井。那么,冶官县治变革究竟谁更准确呢?真相是什么呢?今借网络查阅古籍之便,对冶官县名和治地变迁进一步考证,记之如下。

一、相关古籍中对冶官县的记述

《宋书》:“犍为,领县五。冶官令,晋安帝义熙十年立。”

《元和郡县志》:“咨官县,中下。东南至州九十里。本汉南安县地,晋义熙十年置冶官县,属犍为郡。隋后误以冶为咨也。武德元年属嘉州,贞观六年改属荣州。白崖山,在县西北十里。”

《旧唐书》:“资官,汉南安县地,晋置资官县。武德初,属嘉州。贞观六年,来属。”

《太平寰宇记》:“荣州——资官县,西北九十里,元四乡也,本汉南安县地,晋义熙中置,资官县属犍为郡,唐武德初改郡为县属嘉州,贞观六年割属荣州,旧名资字误,铁山在州西北一百里,从资州月山县西来,其山出铁,拥思水在县西二十里,从陵州始建县界南流至县西,又南入戎州宜宾县界。”

《元丰九域志》:“中下,资官。州西南七十五里。四乡。石梯、赖牟、永吉三镇。有白崖山、涌斯水。”

《读史方舆纪要》:“荣县,资官废县,县西南百二十里。”

杨守敬《隋书地理志考证》引《元和志》云:“咨官县,大业十一年置,属犍为郡,隋后误以冶为咨也”。

民国本《荣县志》:“资官县治,今来牟铺,元和志:‘白崖山,在县西北十里’寰宇记:‘拥思水西二十里’,一一吻合,今来牟铺确矣。今记涌斯茫水在县西二十里,写官误也。”

以上为按成书时间排列的相关记述,较早的《元和郡县志》约成书于813年,距当时设县已有较长一段时间。可以看出:今《元和郡县志》与杨守敬引《元和志》有少许差异;县名先后为冶官、咨官、资官;治地有在州西南75里、州西北90里、州西来牟铺、县西南120里几种说法。

二、参考以上古籍,结合有关情况,对其考订如下

1、晋代至齐朝冶官县(414500)。隋代咨官县(原冶官县,冶误为咨)(615617),属犍为郡。唐代咨官县(618651),武德元年(618)属嘉州,贞观六年(632)改属荣州。治所在今犍为金石井。

今金石井镇西北十里有白岩山(岩与崖音近)、东二十余里有涌斯茫水(即拥思水、今越溪河),与古籍所载“州西南七十五里”“县西南120里”“有白崖山、涌斯水”一一吻合。《乐山古代史话》:“1958年,金井出土石碑刻有‘诸葛武侯岩前取铁’碑文”,说明在三国时期金石井的冶铁已成规模。故冶官县治和咨官县治定为犍为县金石井镇。2004年版《犍为县志政区•金石井镇》:“齐东昏候永元二年(500)冶官县废。”

隋代复设咨官县到唐代贞观六年,先后属犍为郡和嘉州(前眉山郡),以其地理位置看,咨官县必在今县西南,故定其治地仍在金石井。

2、唐代咨官县(651—唐末期),治地移今双古镇。唐代资官县(唐末期—907),五代至宋代资官县(9071258),元代后资官县(13331371)。

荣地在唐代初期设州,632年左右,多次调整区划。咨官县改属荣州,后对其治地也进行调整。《新唐书》:“应灵,中下,本大牢,景龙二年省云州及罗水、云川、胡连三县入焉。”景龙二年(708),大牢县治地在今五通桥金山镇,大牢县境在荣州西南。荣州及罗水、云川、胡连三县位于今荣县南部野客山系。为此三县才能并入大牢,故景龙二年时资官县必然已经迁走。迁移时间在632708年之间,由于651年荣州治所由大牢迁旭川,为强化对铁山地区的管理,故推定为651年资官治地迁移今双古镇。

关于资官县迁移治地问题。取《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所记的州西北90里的说法。《太平寰宇记》:“荣州——资官县,西北九十里,铁山在州西北一百里,从资州月山县西来,其山出铁,拥思水在县西二十里,从陵州始建县界南流至县西,又南入戎州宜宾县界。”

双古镇位于州西北,靠近铁山,拥思水在其西约二十里,均与之较吻合。其距离90里,由于当时测量较长距离主要是靠人行走的步数来计算,其路线和人为因素影响较大,特别是荣州到双古要经过铁山山脉,当时的距离为90里应该是较准确的。故将资官县治地定为今双古镇。另有威远复立场、威远小河镇汪家咀,条件相似,但距离较90里更远,且当时应为始建县辖地,不取。

在唐代,咨官县名称更为资官县,推定其在唐末期。《通典》(成书于801年)、《元和郡县志》(成书于813年)仍书“咨官”,《旧唐书》(成书于945年)、《新唐书》(成书于1060年)已称“资官”,故推定其更名为唐代末期。

《犍为县志》记冶官县在金石井。冶官县初在金石井,后已迁移,其记载不全。《仁寿县志》记冶官县在仁寿汪家场(汪洋)。由于汪家场距离荣州要经过铁山山脉远在90里以上、拥思水正经过汪家场、汪家场长期为始建县辖地等,与古籍记载相差太大,不可取。《四川州县建置沿革图说》附专文提出不断迁移推定。其结合社会背景分析的方法可取,但忽视了古籍的具体记载,推定其治地达5处之多,难免有失严谨,不取。民国本《荣县志》:“资官县治,今来牟铺,元和志:‘白崖山,在县西北十里’寰宇记:‘拥思水西二十里’,一一吻合,今来牟铺确矣。今记涌斯茫水在县西二十里,写官误也”。其实也与古籍记载不太相符,修改《太平寰宇记》记“拥思水在县西二十里”为“拥思水西二十里”,且言“写官误也”,也不可取也。

三、结合当时社会背景简要叙述冶官县变迁始末

战国时期,周慎靓王五年(前316),秦惠文王使司马错灭蜀后,改蜀国为蜀郡(前285),荣地属秦蜀郡南安县,后较长时间均属南安县管辖。当时南安县辖地较广,为今乐山、自贡一带。到了汉代(前206220),南安县就有了冶铁和制盐。《汉书》载犍为郡之南安县有铁官、盐官。冶铁主要在荣县、威远、井研、犍为的铁山山脉。三国时期,南安属蜀国(221263),诸葛亮在铁山山脉冶炼兵器。《嘉定府志》载:“铁山,从仁寿来,桓亘井、犍、荣、威间数百里,产铁。诸葛武侯取铸兵器。”《周地图记》早亦有记载说:“铁山,诸葛武侯取为刀剑。”1958年,金井墓群附近的罗成铁工厂挖出两块石碑,分别有“昔诸葛武侯炼铁于兹”和“诸葛武侯岩前取铁”的碑文。均说明铁山山脉炼铁较早。

到了两晋时期,蜀地长期战乱,成了蜀人的梦魇。自公元296年始,先后有秦、雍两州的大批流民蜂拥入蜀,占山为王,残杀蜀人。李氏据蜀,兵连战结,蜀地荒芜。公元四世纪三十年代后期开始,李寿邀请牂牁僚人入蜀,数十万僚人大规模迁徙入蜀。《益州记》:“入蜀僚人,布在山谷,十余万家”,成为益州之患。僚人喜挨山傍谷而居,荣地僚人主要分布在铁山山脉和野客山系。347年,东晋将领桓温伐蜀,途经铁山山脉,《周书》:“铁山路有桓温旧铭”,之后铁山僚人之患有所平息。

晋安帝义熙十年(414),为加强冶铁管理,分南安县设冶官县,金石井位于铁山山脉末端产铁,位置距南安县治乐山距离较近,设县治于此。时赖牟铺为南安与冶官界、又为南安到资中之要道、再为商贸之要地,故发展为赖牟镇,有南安县碑。南齐永元二年(500),有铁山僚人之患,废除冶官县。

557年,四川夷夏交乱,北周陆腾征讨平息。562年,铁山僚人反,还是陆腾征讨平息之,下其三城、斩其魁首、俘虏3000人、招降3万户。583年,置威远戍,591年,升为威远县。590年,在今县城设大牢镇,593年升大牢镇为大牢县。二县属资州,均为了招抚铁山僚人而设。601年,僚人作乱,围攻大牢,资州刺史卫玄以镇抚之,前后归附10余万人。615年复置咨官县(晋冶官县,误冶为咨),属犍为郡,治所仍在金石井,今金石井仍有零星遗迹。1958年,金井墓群附近的罗成铁工厂挖出两块石碑,分别有“昔诸葛武侯炼铁于兹”和“诸葛武侯岩前取铁”的碑文。

唐初,咨官县属嘉州。618年,划资州大牢、威远二县于公井镇置荣州,升公井镇为县。627年,析大牢县置旭川县,旭川县治所今县城,大牢县治所迁到五通桥区金山寺,析威远县置婆日、至如二县。632年,金山寺盐业日盛、交通便捷,故移州治于大牢县。同年割嘉州咨官县来属。651年,荣州治所由大牢迁旭川。为强化对铁山地区的管理,加之金石井铁矿开采殆尽,同年资官治地迁移到今双古镇,辖地改为今县西北一带,县西南一带到五通桥区金山寺为大牢县辖地。708年,云州及罗水、云川、胡连三县(位于戎州西北野客山系)并入大牢。唐代末期,以其有盐有铁,更名为资官县。民国《荣县志》:县西南李坝发现《烽堠碑》云“与资官以溪为界”,即资官与荣德县界为涌斯茫水之意,此碑为宋代所立。此后,五代到宋末,资官县无变化。1258年,废绍熙府,资官县亦废。元代,天历间(13281330),复设资官县。1371年,再废,至此逐渐消失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之中。

后记:历时近一月,查阅了大量的史料,虽字斟句酌,写来亦甚是惶恐。因年代久远,资料较少,与之印证的考古实物更少,使推论难免有可疑之处。如金石井到州的距离,以当时的测量方法应以120里为准,若西南75里则在礼佳、保华一带,或许将成永久之迷。已成稿几日,写作中力求存真求实,与较多著作中的记述有不同之处,甚是不安,由于水平有限,遂以后记,敬请谅解和批评指正。

阁泉

2017.5

参考资料:《宋书》《元和郡县志》《旧唐书》《太平寰宇记》《元丰九域志》《舆地纪胜》《读史方舆纪要》《隋书地理志考证》《嘉定府志》《中国行政区划通史•唐代卷》《四川州县建置沿革图说》《仁寿县志》《犍为县志》《五通桥区志》、民国本《荣县志》、1993年版《荣县志》、老唐子著“古代乐山史话”、徐澄泉著“金石井:一座露天文博馆”等。

(荣县地方志办公室供稿)

分享到: